【Spideypool】About Tom(一个很有病的小脑洞233333)

AOzero:

Attetion:


RR贱x荷兰虫!最近期末考又赶稿,只能随便写一个小短篇了2333


【醒目】一个很有毛病的脑洞,很有毛病,真的!【醒目】大家进来要谨慎,这个脑洞又有毛病又有毒,大家能笑笑就好啦,请不要殴打我2333


写完这个我真的不摸鱼了!么么你们(x


 


 


再确认一遍,一定要深思熟虑做出决定以后才能往下看噢!


 


 


 


About Tom


by AOzero


 


“Tom Holland是谁?”


Wade在面罩下睁大了眼睛,瞪着旁边和他一样有着黑白结构眼部的青少年英雄——准英雄,管他是什么——好极了,多嘴的佣兵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
“……什么?”三十秒后,Wade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
Peter极其有耐心地——和他平时那股毛躁气比起来,真是有耐心了不只一点半点——重复了一遍,“我说,Tom Holland是谁?”他等待回答的样子认真极了,仿佛不得到回答就不会移开视线似的。


“呃……”Wade张张嘴,“你……从哪听说这个魔法名字的?我是说,从你嘴里说出这名字真是——”


“你啊。”Peter说,他似乎有点不高兴Wade没有马上告诉他,语气都带上了点埋怨,“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就对我大声喊这个名字了。所以你到底打不打算告诉我?”


“嗯……”Wade开始抬起眼睛去瞟天上。他们现在坐在屋顶上,距离时代广场很近。今天的会面是Peter提出来的,他们时不时会这么聚在一起聊聊天,虽然可能不是以朋友的身份——Wade也说不清,而且他很确定Peter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,Peter只是挺喜欢和Wade聊天,而Wade对热情的Spider-Man是说不出拒绝的。


“这有些复杂,大概和搞清Captain America的眼睫毛有多少根一样复杂……我就算说了,你也不一定会明白,”Wade说,他摸了摸下巴,“是的,你不会明白的。”


“可你一直提起他!”Peter微微提高了些声音,来示意Wade他越来越不高兴了。


“我有吗?”


“当然!”Peter的手挥动了起来,好极了,“你总是说我眼睛像他,鼻梁像他,嘴像他——上次我从屋顶上跳下来,你说‘Tom Holland Landing’——可你对别人说的都是Hero Landing!”


“呃……这都怪你,因为你做了个花哨又毫无意义的空翻。”Wade伸出手指指向Peter,Peter瞪着他的手指头,看上去像是要咬他似的,这种不太好的联想让Wade把手收了回来。


“好吧,可是之前我说的时候,你都看上去不怎么在意——”Wade努力想把这个话题的诡异感缓和过来,“为什么今天你却在意起来了?”


“如果总是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提起来做比较,我想谁都会在意的?”Peter抱起双臂,“所以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他是谁。”


“呃……我说了,这有点复杂,你不会懂的。”Wade抓着脸说,他感觉有些坐不住了,“嗯,我觉得这个话题差不多了,让我们轻轻地把它跳过去?”


“不。”Peter坚持说,他把面罩摘了下来,盯着Wade看,发尖被纽约傍晚的热风微微吹散了些,“告诉我他是谁。”


“……不。”Wade也坚持。他们瞪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,气氛变得越来越紧绷,直到Peter先放弃了。


“你很喜欢这位Tom,是不是?”他说,肩膀微微耷拉下来,晃了晃小腿,“我看得出来。”


“嗯哼……”Wade开始感到不对劲了,“你到底想说?”


“他喜不喜欢你?”Peter问。


“我猜……是的?”Wade回答他,“在我听说的一些事和看到的一些社交网站上的小讨论……呃,好吧,我觉得是的,他肯定喜欢我。”这个事实让Wade有些得意,他晃起脑袋,吹了声口哨。


Peter没有马上回答他,只是安静了一会儿,大概有十秒钟,他都没有和Wade说话,直到Wade有些疑惑地去看他,他才开口了。


“呃,我想我得走了。”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,“下次再见吧,Wade。”


 


Peter其实和Michelle提起过这件事,因为他认为Michelle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而他从Michelle那里得到的提醒并不是什么好事——Michelle认为,他完全就是个代替品。


“你说代替品是什么意思?”Peter皱着眉,双手交叉趴在桌子上。他经常用这个动作霸占桌面,Michelle已经习惯了,她就靠着椅子,手里抬着她的咖啡。


“也就是说,你长得像那个Tom,所以他就来找你,懂了?”Michelle咬了咬吸管,“而且按你所说,那个Tom会跳舞,运动细胞良好,和周围人都打成一片——总之,你和他比,简直心酸得让人想掉眼泪……可能只有长相这一点像吧。”


Peter看了她一眼,撇着嘴坐直了。他觉得Michelle说的有道理,Wade经常提起Tom的事——尤其喜欢把Peter和Tom作对比。有一次Wade说,为什么Tom跳舞这么好,你却不怎么会呢?这句话让Peter一下就非常生气,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直到他回到家里,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仔细思考这个问题,他才终于想通。


他才不愿意当代替品。Peter去找过Weasel,穿过被艳红的灯光染得全身发光的人群,好不容易挤到吧台旁边,Weasel看见是他,下意识就想把他扔出去。Peter用力抱住吧台,问他Wade以前有没有一个叫Tom的情人之类的。


“叫Tom Holland的英国人?”Weasel皱皱眉,“我听说过这个名字。我想想——嗯,我想起来了,但他是个法国人,而且和Wilson绝对没有一丁点关系。他情人这么多,自己都不一定记得,何必这么纠结呢,小鬼?”


“那和我长的像的情人呢,有吗?”Peter急匆匆地问。


Weasel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了他一会儿,说:“你应该冷静一会儿,男孩。如果这会让你好受些的话——你肯定会有机会的,反正除了你没人看得上他。”


Peter知道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穿了,耳尖瞬间有些发烫。他匆忙道了谢,转身跑了。


但显然,他周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心思了——包括Mr. Stark和May婶,前者因为他喜欢上了Wade,整整三天没和他说话;后者因为他有喜欢的人,惊喜得抱着他转了个圈——Wade也不知道。其实他不知道也好,Peter自己也说不清他是不是真的喜欢Wade,他对自己是否喜欢Wade的判断标准只有两个:一,他看到Wade的脸时会很想摸摸那些伤疤;二,他不想让Wade被别人抢走。


即使他也说不清,但Peter总觉得,这两个标准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不去找Tom呢?”


Wade差点把嘴里的卷饼全都喷出来。他抹了抹嘴,说:“我以为这个话题已经过去了。”


“很显然它没有。”Peter盯着他,“你说过他在英国,是不是?你为什么不去找他?”


“……这真的很复杂。”Wade舔了舔嘴角,“好吧,我这么跟你说吧,他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——或者一个维度,或者一个次元,随便吧——总之,虽然我完全可以过去找他,但这不是个好选择,有一些世界的规则和限制,以及一些我说不出来的精神控制——”


“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?”Peter惊讶地张张嘴,他完全没想到这样的情况。


“嗯,是。”Wade点点头,“我不能随便去找他,你知道?这有些复杂,我觉得我们最好别深入讨论这些理论,否则我要是脑子哪里不对劲了,把这个世界屠杀了怎么办?这个世界挺好的,这么赚钱,我很喜欢。”


Peter又开始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,只能说:“我会看好你,不让你去屠杀别人的。”


“嗯哼,谢了。”Wade拍了他一把,又开始咬他的卷饼。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才说,“那你怎么和他联系呢?”


Wade叹了口气。


“我有他的Instagram。”


“什么?”Peter惊讶地说。


“我给他写过评论留言。”


“你给他——?”Peter更加惊讶了,“呃——你的意思是,即使处于不同的平行世界,也可以通过社交网络互动吗?”


“谁也说不准,是不是?”Wade朝他挤挤眼睛,“但我打赌他不知道谁是我,我没有用真名。噢,好吧,就算我用了他也不会知道是我。”


Peter还没缓过来,这个事实太难以置信了。“可为什么你都可以给他留言,而我在网上就检索不到他?”Peter问。


“你去谷歌他了?”这下换Wade惊讶了,“为什么啊?”


Peter移开眼睛,没回答他。


“好吧,反正你大概什么都搜不到,顶多搜到一个法国人,因为这位法国的Tom不会被这个世界的规则牵扯到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Peter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,打开了Instagram,在搜索框里输入了Tom Holland,搜到了很多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信息,“为什么你可以搜到,我就不可以?”


“因为——”Wade忽然有些心虚,“这很复杂,不过你可以理解为我是天选之人。”


Peter又开始瞪他了,Wade咳了咳,眼神开始游移。


“你能把他的Instagram给我看看吗?”


“你在想什么?”Wade尖叫一声,“当然不行!”


“为什么?”Peter不服气地问,“是你说我们长得像的,我只是好奇有多像。”


“大概百分之九十八吧。呃,八十九。”Wade说,“总之不行,聊够Tom了,好吗?让我们别再提这事了。”


“是你一直在提他的。”Peter把手机塞回背包里,“蠢Wade。”


“嘿,你刚才是不是骂我了?”


“没有。”Peter没好气地说,把他的背包拎起来,“我要走了,祝你网络旅游平行世界过得愉快。”


 


Peter觉得他不应该对Wade生气,这不是什么成熟的表现,Mr. Stark也和他说过了,希望他能学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——虽然Peter自己觉得Tony也不怎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过他的确比Peter要成熟,这是事实——但Peter还是没做到。


这个Tom到底会是谁呢?Peter怎么也猜不到,他来自平行世界,Wade挺喜欢他,他似乎也喜欢Wade(如果不是因为Wade忽然自大的性格导致他判断失误的话),即使隔着一个平行世界互不干扰的规则,Wade也试图和他产生联系了。这是不是说明Wade真的足够喜欢他,喜欢到都愿意颠覆世界的原则了?


这意味着什么呢?是不是意味着Peter永远没有机会了?或者,就算他有机会,也是因为长得像Tom这个事实带给他的。Peter不喜欢这样的结果。


但当他又一次发现Wade躺在脏污的小巷子里了无生气的时候,他还是把雇佣兵扛起来,从窗户翻进了Wade的公寓。他把Wade放下,让他靠着墙坐好,从抽屉里翻出一层巨大的薄塑料布,铺到床上,再把Wade摆到床上放好,还把Wade的手交叠放在腹部,让他的姿势看上去更舒服一点。Peter把Wade破破烂烂的面罩扯下来,放到一边的桌面上,看着他满是血污的脸,这些血渍把他脸上的坑洞都填满了,Peter把手套和蛛网发射器脱下来,摸了摸他的脸。


他坐在床边,等待Wade醒过来。他总在胡思乱想,Weasel以前跟他说过,Wade曾经爱上过死亡女神,并因此获得了诅咒,曾经的一段时间里,Wade一直尝试用自杀时短暂的瞬间与死亡女神相聚,直到他终于放下了一些。Peter开始想,他会不会也是用这种方式去见Tom的?就像是,把自己的身体留在这个世界,就可以跨越时空,前往另一个世界去?


他没有再想下去了,反而站起身来,去Wade的柜子里翻点书来看。他跳过了那些性感火辣的封面,最后抽出了一本杂志。在看到封面的那一瞬间,他感觉整个脑袋都轰鸣了一声。Peter愣了好一会儿,才快速地翻开了那本杂志。


 


Wade咳了一声,咒骂着坐起身来时,头晕目眩中,他看到Peter坐在床边,面罩摘下来,和他破烂的Deadpool面罩放在一起,正背对着他,翻看着什么。他撑起身子,凑过去看看Peter选中了哪个女郎——他还挺好奇Peter这个小宅男的口味的——在看到他在看什么时,吓得大叫一声,猛地把杂志抢了过来。


Peter也被他吓了一跳,整个人在床板上跳了一下,愣愣地看着他。


Wade把那本杂志塞到枕头底下,坐起身来,坐到Peter身边。“呃,听着,Peter,”他说,“刚才你看到的——”


“他是个演员。”Peter说。


“……”Wade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在摸到一层干涸的血皮时厌恶地吐了下舌头。


“他何止是和我长得像啊,”Peter提高了音量,“那完全是我自己的脸!”
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”Wade朝他竖起手掌,“小点声,否则Al会用拐杖戳你的脸。”


“上面说他参演了电影,出演角色Spider-Man。”Peter指着Wade的枕头,似乎可以从手指尖射出激光线把那本杂志烧出个洞来,“他是个演员,他演了Spider-Man!”


“看在丁字裤的份上,”Wade哀嚎了一声,“这本杂志是我买回来的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!”


Peter涨红了脸,这本杂志里提到Tom饰演Spider-Man的时候在制服下是穿丁字裤的。Wade看了他一眼,忽然有些恍然大悟,下意识地把眼睛往下看。Peter猛地跳起来,离他远了些。


“你——”Wade拖长了声音,Peter不自然地捏了捏拳头,没有回答他。


“好吧,不提这个了。”Wade耸耸肩,“总之,谢了,把我的尸体搬运了回来。”


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Peter忍不住说,“那个平行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?”


“这很复杂,宝贝,我说过了,”Wade抓着脑袋说,“你最好不要知道这些细节,这对你的身心健康没什么好处。总之——”


“那你是因为什么来和我说话的?”Peter忍不住问,问完他就后悔了,但Wade有些疑惑地看向他,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,“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就对我喊他的名字了。你是因为他才来找我的,对不对?”


“呃……”Wade转转眼睛,“可以这么说,但也没那么简单。”


Peter感到有些紧张了,他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
“那就试着解释给我听。”他说,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抖。


Wade叹了口气,“好吧,你知道他是个演员,是不是?演员是靠表演吃饭,常识。”


Peter点点头。


“如果演员不出演有名的角色,基本上是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的——除非一些真爱,或者一些从一开始就关注他的人——这个也没问题,是不是?”Wade舔舔嘴皮,“但是如果他们出演了有名的角色,他们就走进大众视线了。在这个时候就会有人去了解他们,就有可能在这个过程喜欢上这个演员本身——你明白?就像是,你因为喜欢墨西哥,试着咬了一口墨西哥卷饼,结果爱上了卷饼——这个比喻有点诡异,不过,差不多意思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Peter转转眼睛,“你因为他是Spider-Man的演员,所以关注了一下他,结果又因为他的……人格魅力?而喜欢上了他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
“差不多吧。”Wade耸耸肩。


“噢……”Peter应了一声。他忽然有些想不通,总是这样,他根本搞不懂Wade到底在想什么。“可我就是Spider-Man啊。”他说,“如果你是因为我才关注他的,那你——”


他不说话了,只是低下头,捏了捏自己的手指。


“这——真的有点复杂,Peter,”Wade拍着脑门说,“我脑子都快炸了,别逼我给你解释,好吗?”


Peter从鼻尖哼出一声作为应答。过了一会儿,“是不是因为我是个科学宅男,没有他那么开朗?”


“Peter——”Wade说。


“好吧。”Peter撇撇嘴,他抱起双臂来,“我又不在乎。他是个演员,但我可是Spider-Man呢。我YouTube上的粉丝都比他Instagram上的多。”


“噢,是吗。”Wade看了他一眼。


“嗯哼,”Peter低下头,踮了踮脚尖,“反正我是Spider-Man,有很多人都崇拜我,我又不在乎这些小事。”


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了,尤其是这时候Wade哼笑了一声,让他更加觉得不自在了,但他咬咬嘴唇,什么都没说。


“好吧,但你本来不该知道这件事的。”Wade抓着脸说,又挠下一些血皮来,“所以我应该像威尔·史密斯那样,消除一下你的记忆。”


Peter猛地抬起头,有些警惕地看着他。Wade从抽屉里翻出什么东西来,握在拳头里,朝Peter伸出去。


“过来,接着。”他说。Peter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凑过去,他伸长手臂,把手心放到Wade的拳头下,像是怕他塞给自己一个手榴弹似的。Wade打开拳头,从他手心里掉出来一颗糖果。


“椰子味糖果,我最讨厌的味道。”Wade皱着鼻子说,“吃了这枚难吃的魔法糖果,你就得把这些事都忘掉,怎么样?”


Peter惊讶地瞪着他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你真幼稚。”
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
但他还是把糖果包装打开,把它扔进了嘴里。糖果甜得他的脸都快皱了起来,但Peter还是用牙齿把它咬碎了。Wade弯着嘴角坐在床上,Peter又犹豫了一会儿,舔了舔自己的牙齿,坐到他旁边。


“这位粉丝不如你千分之一多的Tom,在新加坡的豪华酒店顶层的露天泳池游过泳。”Wade说,声音温柔得很。


“什么?!”Peter尖叫了一声。


 


“Tobey和Andrew又是谁?”


Wade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
“我再去买些椰子味糖果——那个蠢货售货员居然已经开始给我推荐各种椰子味糖果了,我对它们的厌恶程度与日俱增。”


“你刚才居然说了个复杂的词语。”Peter说,“所以,他们是谁?”


“又是我不小心说漏嘴的魔法名字?”


“嗯哼。”


“好吧。”Wade打了自己的脸一下,“这次我不会告诉你了,真的,我发誓。”


Peter抱着膝盖,偏着脑袋看他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:“那,他们三个你最喜欢哪个?Tom吗?”


Wade猛地转过头去,瞪着他。


“你知道吗,你刚才问了所有平行世界都会承认的最恐怖的一个问题。”


“是吗?”Peter皱皱眉,“对你来说也是?”


“我选Spider-Man,好了吗?”Wade举高手,“我选Spider-Man——”


“那就是说你选Tom咯?”Peter直起身子来,“因为他演了Spider-Man——”


“不,不是因为这个,这个根本不是理由。”Wade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“我的意思是,我选Spider-Man,选你,Peter Parker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
Peter忽然心跳都停了一拍,他移开视线,看了看大楼底下的车流,慢慢地微笑起来。


“你开心了吗?”Wade无奈地说。


“嗯哼,”Peter弯着嘴角说,“我很开心。”


 


 


FIN.


 


这真的


好有病啊23333333333


里面Peter觉得Wade暂时死亡是去见Tom的梗是绵羊太太提的,谢谢绵羊太太wwww

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233333这真的太有病了,我去冷静一下哈哈哈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(1247)
©某梦w | Powered by LOFTER